北京林业大学登峰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开放注册)
搜索
查看: 119223|回复: 1

[小说随笔] 小鸟咖啡馆【浮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0-8 17:0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浮蓝 于 2011-10-8 17:34 编辑

    这篇小说和旅行以及摇滚乐息息相关。“我”花费了积蓄,飞至异国他乡去看女歌手的演唱会。“我”想要追寻意义,却在旅程中茫然若失。“我”更沉溺于某个固定的处所,和一个名叫Kit的朋友,徜徉在那间小鸟咖啡馆,伴随着我们所热爱的女声音乐,追忆的却是自己不在场的爱情。

10469_1315366899Gl1w.jpg



    这个城市运行着古老的火车,火车是它主要的交通工具。在中央车站自动售票机旁边的座椅上,我和Kit坐着交谈。两个半透明塑料瓶子握在我们各自的手中,我的是维C,她的是一种花茶饮料。人很多,但还不够多。各种肤色的人,他们排队来到售票机面前,投币买票,然后离开。车站有着高高的顶棚,但仍有奇怪的鸟儿从火车铁轨上方连接天空的部分飞进来。这些被人类惯坏了的生灵,它们一个个表情木讷,自顾蹦蹦跳跳。
  我们交谈。我在讲另一种被人类惯坏了的生灵,我在讲我家那只黑白相间的猫。听起来,那真是一只可爱的猫咪,尽管它不过是拥有着所有猫咪的共性--好吃懒做,古怪灵精--我还是兴致勃勃地讲个不停。来到这座城市后,我第一次如此顺畅地和人交谈。Kit是我唯一可以交谈的人。
  我的猫在她一岁半的年纪里才成为我的猫,是一个朋友搬家时将她送给我的。她嚼食猫粮时发出碎密却洪亮的声响;她喝水时用舌头击打水面,将水溅在地板上;她睡在椅子上、窗台上、桌子上等一切有人在身边的地方,她的睡眠很长,有时你看电视或者玩电脑,她就在你的近旁自顾投入地做着她的美梦。
  在这座城市,我坐在那里。我知道,行人匆匆,没有人认识我。我语速很快,我说起那个和Kit有着若干共同点的孩子。只不过是个男孩子。那个男孩子,此刻正在房间里照顾那只黑白相间的猫,或许在添加猫粮,或许在清理猫砂,或许正和猫一起溺在睡眠里。房间是温馨的,房间是遥远的,遥远的国度,遥远的城市。遥远的异国的车站,遥远的我。这时我便开始有点想念那个男孩子,男孩子叫做何小光。
  男孩和猫。猫和我们。我喜欢跟何小光一起逛家居超市,每当逛到宠物用品的时候,两个人便活力四射起来。这个草皮编织的篮子,她会在里面睡么?还有那个橘红色的垫子,她应该不喜欢那么重的颜色……猫就像是我们的孩子,我们的焦点集中在这个孩子身上。总觉得猫见证了些什么,或者,她只是让爱的话题得以延续。
  时值初夏,Kit穿一件充满褶皱的棉布裙子,我穿一件深蓝色T恤,手里抱着一件浅灰色小外套。在人来人往的中央车站的座椅上,我却冷得有点颤抖。这种颤抖的感觉或许不是那么容易解释。这颤抖是陌生的,自由的,入戏的,动情的,百感交集的,在这陌生的中央火车站。
  
  我决定到S城旅行是半年前的事情。那时,S城还是寒冷的冬季。Kit告诉我,那个我和她最爱的摇滚女歌手,将到S城演出。这是个令人振奋的消息,我决定去一趟S城。我开始存钱并申请签证。一切顺利,圣诞节到来之前,我终于迈出国门,飞越重洋来到S城。
  我飞了大概12个小时,一路经过云烟和岛屿。行程很舒适,我却一直小心翼翼,像只没下过楼的家猫。走出S城机场的时候,碧天晴日,朗风拂面,海洋性气候初显端倪,空气中有一种充满自由的味道。但我仍感到紧张。紧张绝对不是这个城市的特征,我之所以感到紧张,只是因为对自己把握全无。
  我家那只猫咪,当我们把她抱下楼透气的时候,她的爪子会紧紧扣入人的外套,就要把外套扯破了。我没有锋利的爪子去扣住宽大牢固的外套,我只有行李和我自己。机场的门前人来人往,我却听不清他们在讲些什么。梦里的场景应该就是这样的,五彩缤纷却又虚幻难以掌握。
  我从机场搭乘火车来到中央车站,然后坐在站台白色的座椅上,等待着Kit的降临。
  车站的顶端纵横交错,那些金属静静地存在了几百年,它们不似人类如此多情,它们坚固地守在那里,只有如洗的蓝天与之为伴。阳光剧烈,但车站的阴影处却有凉风吹过。
  Kit出现的时候,我正静静坐在座椅上看火车上下来的两个男人。他们谈笑风生,顺着站台往外走。其中一个抱着高过人头的冲浪板,另一个则背着行李包。他们身穿彩色的背心、沙滩短裤和凉拖,我此前却因为感到有点冷而穿上了外套围上了围巾戴上了帽子。
  Kit突然出现在我的左边,我转过头朝她笑笑。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看上去,Kit就像一个洋娃娃,但事实上她是个不折不扣的中国女孩。她问我:你很冷么?她的声音细小而温柔。
  时间是上午十一点半。半个月前通过互联网预订的青年旅馆就在铁路广场上,入住手续午后一点才能办理。我宁愿在车站里多呆一会儿。是的,也许我还需要再适应一下。
  我们换了个位子,从站台的座椅来到自动售票机旁边的座椅。Kit在便利商店买了两瓶水,一瓶是维C,一瓶是花茶饮料。我们坐在那里开始聊天。我想,我需要的只是一些时间。
  等到时间充裕得足以让我感到平静,我们穿过长长的地下通道,然后蹬踏台阶,转弯,来到了青年旅馆。一个留着爆炸头发型的年轻男人面无表情地坐在前台值班,当我们表明来意,他就立刻进入工作状态,变得友好而和善起来。
  办理完入住手续,两个人去了附近的唐人街、情人港。一切陌生而新鲜,摩天轮快速旋转,碧海蓝天风景如画。然后是维多利亚女王购物中心。在地下一层的JB唱片行,我们各自买了女歌手的新专辑。是一张圣诞专辑。连摇滚小姐都从良了。
  
  其实摇滚小姐已从良多年。第一次读到Kit的文章是在一本音乐杂志,她写道:"她终于体会到了另外一个生命因她而存在的喜悦,浸润在《金色沙砾》的温柔中,女歌手微笑的唱道:去享受她的每一个微笑吧……"
  《金色沙砾》是一首歌曲。"我们结伴而行,一路上找回逝去的时光。" 那天,从维多利亚女王购物中心出来,夕阳正浓,金色的阳光照射在对面教堂的顶尖上,我们就又一次说起这首歌来。我短暂的假期,唯有和Kit结伴而行。
  那条街的方向或许并不是正南正北,它应该略微有些倾斜。就像任何一件不那么规则的物品,比如餐馆墙壁上挂歪了的风景画,或者某座著名的斜塔。有点高屋建瓴的性格,让人想要扶一下将它校正,但你却又无能为力。
  你知道它也是一条有名的街道。国王街。这个国家有数不清的国王街。某个岔路口,路边的墙上漆着一只小鸟的形状。小鸟镂空在鲜红的背景里,像是立在窗前。它的脚则踩着一根天蓝色箭头,箭头指着岔路口朝里的方向。"THE CAFE",字母的底色和小鸟一致,没有名字的咖啡馆,我们叫它小鸟咖啡馆。
  在小鸟咖啡馆,我和Kit像一对姐妹那样对坐着。Kit看起来就像一个小女孩,她留着长发,头发的下半部分是卷曲的。我看着Kit的脸庞,看不出她与这个城市有着多么直接、多么紧密的关系。偶尔她小声而客气地跟店员讲话,我才意识到她是早已适应了这里的。她和环境之间,早已珠联璧合,天衣无缝。是的,Kit独自一人生活在这里,她二十二岁那年就来到这座城市。
  要了一个芝士披萨和一份牛肉薄饼。薄饼层层叠叠,盛满了奇怪的食材。酱汁也是奇怪的,浓郁的酸酸甜甜。
  我和Kit侃侃而谈,她向我说起她自己。小时候,她和父母去电影院看电影,但是她不敢到售票窗口去买票。"窗口恐惧症",Kit如此地形容自己。为了锻炼她,每逢看电影,父亲对她提出的唯一要求便是让她亲自去买票。Kit为此感到痛苦,她的"窗口恐惧症"持续了很多年。
  三年前,Kit大学毕业后选择到异国他乡继续深造。亲朋好友居然言辞一致:这丫头一个人在外面,肯定坚持不了太久,最终难免落荒而逃回到祖国的怀抱。然而,两年过去,Kit顺利毕业,随后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同时申请了移民。
  在陌生的城市里,这个娇小的女孩子只身一人,无依无靠,所有的事情都必须自己打点。她渐渐克服了"窗口恐惧症"。如今,她每天乘火车上下班,在各种肤色、形状各异的地球村臣民的身影中自如行走。她说,在这边,一切还是相对容易的。至少,别人不知道你的来历,也不会用异样的眼光揣测你;在全新的环境里,一个人可以尝试任何改变,或者,只是安静地蜷缩在自己的世界里。
  
  小鸟咖啡馆并没有沿着主路,而是拐入一条另开辟的小道将近五十米的地方才找到。国王街的主路有无数家半露天咖啡店,里外通透,只有窗户,没有玻璃;门前会摆一些镶花铁制桌椅,一切看起来典雅简朴。Kit说,鬼佬们无论风吹日晒,都喜欢坐在路边,享受啤酒或者咖啡。小鸟咖啡馆却是一家完全室内的店铺。同样典雅简朴,但是幽暗,寂静,红色灯光,店里播放着女声音乐。
  这是一家音乐主题的咖啡馆。咖啡馆的吧台旁有一台唱机,银色的金属外壳,并没有光泽,而是拥有一种打磨过后的质感。唱机旁有一个由暗黄色细竹条编织而成的篮筐,里面竖着排列了二十几张黑胶唱片,是Kit和我都会喜欢的那种。这些二手唱片也用来出售,但是价格不菲。唱片非常专注地旋转着,音乐无处可去,只好钻进我们的耳朵里。
  是那些细的声音。不是慵懒的。是有些神经质的声音。不是气势磅礴的。
  也许正是这个原因,也许不仅仅是这个原因。虽然我在旅行,却不想走马观花。也许S城还有许多家更优雅,更美味,更有情调的咖啡店,但是既然遇到的是它,就一定是它。就像谈恋爱,遇到了喜欢的,就是喜欢了。没有功夫左顾右盼,一再甄选。
  却又似注定。许久以后,当我又一次重温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纪录片,才发觉,小鸟咖啡馆的路标与音乐节海报封面的小鸟竟有异曲同工之妙。难怪一直觉得眼熟,当时却怎么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和Kit反复地来到这里。花了几天的时间在S城,也就花了几天的时间在小鸟咖啡馆。就好像它是我的情人,我来这里,只是为了与它会面偷欢,度过昏天暗地的几日。而这种昏天暗地,只是让我感到安全。
  
  在幽暗的咖啡馆里,一下子,我再次变得无所不能。说不尽委曲,全是恋爱的时节。
  那是四年前的夏天。初相识的季节。每一次见面,每一次离开。离开后便反复揣测,痛苦不堪。所有热烈高昂的夏天,其实都只是那一个夏天。夏天充满了这样多的幻觉。有点像是一种发酵。我思忖着电影《钢琴课》中两个人欲望和感情的发展。那是一天又一天咒语的蔓延。
  这样的犹疑纷争持续了大半年的时间。次年春天快要到来的时候,我们开始持续前往那栋浅蓝色教学主楼的顶层。这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独特而秘密的方式。只属于我们两个人。
  我无时无刻不在观察他的身体。他长长的脖颈,白色的T恤,小猴子一样的脸庞和玲珑小巧的耳朵。我们曾试探彼此的舌尖,他的虎牙剐破我的下唇,使我疼痛。血液的粘稠和唾液的腻滑迅速交织、溶合,然后蒸发在彼此的头脑中。他长久地不张开口,我有点喘不过气。我用力扣住他的后背。他的肩膀是如此脆弱。我一次又一次地舔食他的小嘴唇。我的脑袋向后移,然后向前贴近,再后移,再向前贴近,循环往复,怎么也不嫌足够。
  春意正浓。在接下来某个并不晴朗的傍晚,空气中散发着细微的潮湿,而山桃和迎春都已开放,其他树木的嫩芽也开始向外渗透,一切变化始于这个夜晚。我们相识的时候正是炎炎夏日,而秋天和冬天相继过去,我们的春天真的到来了。
  我们的春天,我最甜蜜的爱人伙伴。我们歌唱并享受欢愉。我们停留在学校门前百米外的白色旅馆。潮湿的旅馆,潮湿的白色床单。春风沉醉的白色旅馆,春风沉醉的床单。
  灯关着,电视机开着。屏幕闪烁着,声音播放着。是一场无味的交响乐表演。有人在指挥,有人在演奏。他轻易说出曲目的名称,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二钢琴协奏曲。我对古典音乐知之甚少,唯独记得这首曲子的名字。我也只是记得这首曲子的名字,并不能回忆出它的旋律。我只知道室内并非风平浪静。伴随着宏大而绵延不绝的管弦器乐,也许有风沙袭卷,而我步入黑暗的云层之中。黑色的鸟儿拍打着翅膀,白色的鸟儿拍打着翅膀。
  绳索向我伸出邀请的手,我于是接受了它的捆绑。它一用力,我就疼痛。我的汗毛竖立了起来,我的热情膨胀在紧缩的绳索里。它像蛇一样腐蚀我,它像原子笔的浆液一样榨取我。这与交响乐无关,这与音乐无关。早就没有了音乐。这与一棵树有关,血液与牛奶同住在树叶的末端。
  我们筋疲力尽,我们故作镇定。我们若无其事地抽着烟。我说起自己第一次抽烟时的感受,当时我的胸口丝丝颤抖,觉得身体要漂浮起来。那是多久以前的当时?从彼时的白色床单上,还要再向后倒退四年。
  看啊,这样的漂浮,漂浮了许多年。到现在,那些悸动人心的情怀却仿佛走远。所以时而非常恐慌,害怕自己再也漂不起来了。
  
  小鸟咖啡馆里,女声音乐从未停止。我们最爱的女歌手。从良前的摇滚女歌手。她唱道: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漂浮。
  漂浮,或者是漂游,飘飘荡荡,停不下来。也许是在水里,也许是在空气中,在城市的上空。也许那感觉更接近是在宇宙中吧,身体和灵魂都太轻了,差点就魂飞魄散了。没错,就是这种感觉。
  那年她如日中天。曾经在五道口的一个酒吧,我问一个美国人,你知道这个女歌手么?他说知道的,他还买过一张她的专辑,她说自己停不下来漂浮的那张专辑。
  她吸毒,也许只是大麻或者致幻剂。她看到浴室里的蒸汽把镜子包围了,她从镜子里看到了木星和土星,一个很肥胖,一个有美丽的光环。她是这么地忧伤。她说,他们恋爱了。
  美国人说,她的音乐很好,就是太悲伤了。
  是啊,她太悲伤了,因为她总是流产。浴室里云雾缭绕,而她的灵感有如泉涌。但是她流产了。她的痛苦被她自己记载了下来。记者问,你怎么看待贩卖自己的痛苦?她说,总比弄虚作假欺骗听众要负责任得多。
  如今,她更多的是在真正从事有责任的创作。她早已熟稔音乐的规律,音乐在她的股掌之中,钢琴在舞台的追光灯下闪耀着光泽。她也终于生下一个女儿,哺育希望,吟唱幸福。不再漂浮的年代,我才终于有机会目睹她的现场表演。也许注定会有几分遗憾。
  到达S城后第二天的傍晚,我在教堂门前的石像下等着Kit。我欠身坐上那个一米高的平台,双脚轻轻地前后摇摆。人群嘈杂,车来车往,海鸥从海港飞到城市内部的街巷,继续着它们肆无忌惮的日子。太阳尚未下山,我看到教堂的顶端云层厚密,雨水好似要随时降落。
  雨陡然飘落的时候,Kit出现了。我们一同走在S城繁闹的街区,那天我们的话都不多。雨水落了一会儿便停止了。云流动地太快,和下班高峰期行人的脚步一样匆忙。天色已暗,霓虹次第闪亮。我和Kit步行走在湿漉漉反射着橘红色灯光的街道上,去往歌剧院的方向。
  在歌剧院所在的海港,Kit指着那座最著名的建筑:你看,这就是夜晚的悉尼歌剧院。
  这是一个平凡的晚上,那线条柔和却又充满棱角的建筑,在夜色中着实不甚耀眼。在探照灯亮光的映射下,它才显露出隐约的轮廓。我心里想,它只是一座被设计出来的建筑。它举世闻名,吸引众多的游客接踵观光,但它与我唯一的关联却只在于今晚的一场演出。
  我和Kit几乎要迟到了,仍旧不紧不慢地走着。我甚至不太愿意真正走进这座建筑。我知道,一旦发生,便会结束,一旦结束,我便不知接下来如何了。
  我和Kit半年前就开始期待的女歌手,这期待就要结束了,想到这一点,我和她不免都有点心灰意冷。在演出真正开始的瞬间,我努力卸下所有的防御。该来的,就这么的来吧。反正我早有准备,不是么?我半年前就开始准备,我居然准备了这么久。我需要的只是放轻松,尽量丢掉一切与音乐无关的东西,只让女歌手的钢琴与声音全面淹没、过滤自己的身体。我等待的不就是这一刻么?就像迎接一场饱含情感的风浪。
  然而,我还是无法完全集中精力。我在意着前排开场前两对谈笑风生的靓丽情侣,在意着开场一分钟便掩面哭泣的身旁的女士。Kit的座位与我的不在一起,她买了特殊的票,坐在最前排。
  演出结束后我们在大厅外会面,我们没有买现场贩售的纪念册,也没有买尺码大得惊人的纪念T恤,我们甚至没有再谈论这场演出。这位摇滚女歌手,我们有多么爱她,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却仍要装作云淡风轻的样子。我知道Kit买了连续两场的票(我只买了这晚的),她上班的地方离歌剧院尚有一段距离。她的老板体恤她连续两天都要跑这么远看演出,特意准许她休息一天。老板只是知道,这演出对Kit很重要。
  这是唯一没有去小鸟咖啡馆的一天。
  歌剧院顶端的夜空星光闪烁,夏夜的晚风清爽怡人却已微凉。我和Kit走出音乐厅,经过灯火璀璨的船只与海港,然后搭乘火车回到中央车站。Kit从中央车站仍要换乘别的火车回家,我在站台上向她挥手道别,复又穿过长长的地下通道,来到铁路广场。
  地下通道里有个帅气的中国男人在弹琴唱歌。已是深夜了,别无他人,过道里曲调怪诞,我听到的却是歌声之外的宁静,静得有些可怕。我加快了脚步,直到走到广场上,心里才踏实下来。
  了无睡意。在街边的便利商店买了一大瓶纯净水和一个打火机。烟是带着的,打火机被扔在了机场。
  我在青年旅馆外的广场上抽烟。一个小个子东南亚女人向我走来。灯光很暗,但还是看得出她穿得很破烂。有点风,她的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她走到我面前,摸出一根烟,她朝我借火。我把刚从便利店买来的火机递给她,她背着风,用手笼着点燃自己的烟。她把火机还给我,进而开口问我借钱。她说,能不能借给我两块钱,我想去便利店买瓶水。或者是买打火机或者面包,我没有听清。我听力很差,我说,对不起,做了一个无奈的手势。她说没事了,便离开了。
  我穿上外套。风再次让我觉得冷了。我背着背包,回到青年旅馆。
  
  我和Kit总是坐在吧台附近那张木头圆桌的两侧。在夏季里漫长的午后,我们更经常提起的,却是冬天。
  小鸟咖啡馆里总是那个金黄短发的店员,他是那么年轻。每次他都会对我们报以一个习以为常的微笑,他的眼神也因为这种习以为常而流露几分默契。除此之外,他几乎一成不变地停靠在操作台的后面。除非是音乐停了,他才会走出吧台,在唱片篮筐里另挑选一张,然后不紧不慢地将播放完毕的唱片替换掉。
  这年冬天来临之前,我也买了一台黑胶唱机。我把它放在床头柜上,让它成为新家的一部分。简易的木头盒子,就像一个仅供摆设观赏的玩具。唱针摩擦在转动着的唱片上,发出呲啦呲啦沙沙的声响,音乐就在这微微的嘈杂声中缓慢地流泻而出,就像一台老式收音机。
  很久没有何小光的消息。毕业后,他考取了南方的一个研究所继续深造。这个冬天,他却再度造访了我。他仍是从前的那个孩子。他的相貌没有一点变化,只是,一件深色的衬衫令他显出几分成熟的气色。他的脖子还是那般修长,尤其搭配那件有领衬衫。
  他站在我昏黄卧室的窗帘前,橘红色的光线令他的轮廓格外柔和。
  猫咪沉沉地睡在暖气附近,房间是如此静谧,只有唱片在不停地转动。我们做了一些熟悉的事情。我又一次闻到了白色旅馆的潮湿的味道。唱片已经播放完了,唱针的手柄自动抬起头,却没有归位。唱片托盘仍在转动,发出有规则的安静的声响。屋里的人却早已对它视而不见。
  我对何小光说,留在这里吧。让我们如此地安逸下去。在一起。再没有比这更安逸的事情可以做了。
  我仍记得临行前某个弥漫雾气的夜晚,我们从楼下24小时营业的串吧走出来。幽静而凛冽的小道,橘色的昏黄街灯,枝叶未曾落尽,依然遮挡着天空的冬天的树。他闭上双眼,开始在空荡荡地马路上奔跑。他身影挺拔,他跑跑又停下来转身对着我倒退步,我眼前的景象有点模糊,虚幻不实,如临梦境。四下只有我们俩,白气从我们口中腾腾地呼出、消散。狂肆的欢声笑语,我们平日里并不十分习惯,但是它们插上翅膀一般从我们喉咙中飞洒而出,我们毫不自知地在其中旋转。
  我们肩并肩走在高速公路的一侧,汽车呼啸,雾气依旧。如果这是一场梦,我愿我们永无止尽地走下去。高速路似乎可以看做世界的尽头,我们在此绝境拥有着彼此,感受着一场踏实无比的存在。汽车轰鸣着从我们头顶驶过,我们在城市的大桥下穿梭、隐蔽,独自面对彼此,舔食喜悦之果。我们心底藏匿着唯一的秘密,那是巨大的颤抖的充满新鲜气息的可以久久回味的秘密。
  世界尽头。从前,也许并不是很久以前,每当到达一个陌生的地方,回忆起来,如果觉得很不真实,就会不自觉地想到这四个字。如今,我来到更为遥远的地方,我和Kit面对面坐在小鸟咖啡馆,我却并不觉得自己身在世界的尽头。所谓的"世界尽头",应该只是存藏在我们自身的内部吧,藏在那个很深的地方。它停留在那里,只在某些特殊的时刻,你才会与之相遇。我知道,那些时刻必然同时伴随着另外两个字眼,那就是"爱情"和"自由"。
  Kit说:没错,你现在和自由在一起,却没有和爱情在一起。
  我已不记得这是我到S城的第几日。中午时分,两个人再度来到小鸟咖啡馆,分食一份分量十足的土耳其夹肉面包。Kit意志坚决地陪伴着我。午后时分,室外阳光剧烈。她提议说要不要出去走走。我说我情愿呆在这里。她说其实她也是。
  我们不向往阳光,不向往沙滩,我们做不到自由奔放,做不到热情高涨、如火如荼。
  我不确定我真的到过S城,但我不会忘记Kit。以上的文字,或许,其实是Kit写就的。
发表于 2011-10-10 09: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挺好的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开放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全国大学论坛友情链接
北京高校排名 上海高校排名 天津高校排名 重庆高校排名 广东高校排名 江苏高校排名 山东高校排名
河南高校排名 浙江高校排名 河北高校排名 辽宁高校排名 四川高校排名 湖北高校排名 福建高校排名
广西高校排名 湖南高校排名 黑龙江高校排名 安徽高校排名 江西高校排名 吉林高校排名 云南高校排名
陕西高校排名 山西高校排名 内蒙古高校排名 新疆高校排名 贵州高校排名 甘肃高校排名 海南高校排名
青海高校排名 宁夏高校排名 西藏高校排名 香港高校排名 澳门高校排名 台湾高校排名 TOP100高校排名
安徽农业大学论坛
安徽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安徽医科大学论坛
安徽师范大学论坛
安徽工程大学论坛
安徽科技学院论坛
安徽大学论坛
安徽工业大学论坛
安徽中医药大学论坛
安庆师范大学论坛
安徽财经大学论坛
安徽理工大学论坛
合肥师范学院论坛
合肥学院论坛
合肥工业大学论坛
淮北师范大学论坛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论坛
北京农学院论坛
北京城市学院论坛
北京舞蹈学院论坛
北京电影学院论坛
北京吉利学院论坛
北京服装学院论坛
北京印刷学院论坛
北京信息科技大学论坛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论坛
北京警察学院论坛
北京工业大学论坛
北京民族大学论坛
北京体育大学论坛
北京工商大学论坛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北京中医药大学论坛
北京化工大学论坛
北京联合大学论坛
中央戏剧学院论坛
中央美术学院论坛
中国科学院大学论坛
中国农业大学论坛
中国音乐学院论坛
首都医科大学论坛
中央音乐学院论坛
中国信息大学论坛
现代音乐学院论坛
中国医科大学论坛
首都师范大学论坛
中国药科大学论坛
中国社会科学院论坛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论坛
中央财经大学论坛
中国矿业大学论坛
中国政法大学论坛
中华女子学院论坛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论坛
外交学院论坛
中央民族大学论坛
华北电力大学论坛
北方工业大学论坛
北京交通大学论坛
北京大学论坛
清华大学论坛
国际关系学院论坛
中国石油大学论坛
北京科技大学论坛
北京林业大学论坛
北京理工大学论坛
北京师范大学论坛
北京邮电大学论坛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论坛
北京外国语大学论坛
北京语言大学论坛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中国传媒大学论坛
中国人民大学论坛
福建农林大学论坛
福建医科大学论坛
福州师范大学论坛
福建工程学院论坛
福建中医药大学论坛
福州大学 论坛
华侨大学论坛
集美大学论坛
闽江大学论坛
闽南师范大学论坛
闽南理工学院论坛
莆田学院论坛
泉州师范学院论坛
厦门大学 论坛
厦门理工学院论坛
仰恩大学论坛
兰州工业学院论坛
兰州交通大学论坛
兰州大学论坛
兰州财经大学论坛
西北师范大学论坛
西北民族大学论坛
东莞理工学院论坛
广州美术学院论坛
广东女子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广东技术师范学院论坛
广东医科大学论坛
广东海洋大学论坛
广东石油化工学院论坛
广东药学院论坛
广东金融学院论坛
广东财经大学论坛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论坛
广东工业大学论坛
广州工商学院论坛
广州商学院论坛
广州医科大学论坛
广州体育学院论坛
广州中医药大学论坛
惠州学院论坛
岭南师范学院论坛
广东培正学院论坛
华南农业大学论坛
韶关学院论坛
南方医科大学论坛
南方科技大学论坛
广州大学论坛
暨南大学论坛
华南师范大学 论坛
华南理工大学 论坛
深圳大学 论坛
中山大学 论坛
汕头大学论坛
五邑大学论坛
星海音乐学院论坛
仲恺农业工程学院论坛
肇庆学院论坛
桂林理工大学论坛
桂林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广西大学论坛
广西师范大学论坛
广西财经学院论坛
南宁职业学院论坛
贵州师范大学论坛
贵州大学论坛
海南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海口经济学院论坛
海南外国语职业学院论坛
海南经贸学院论坛
海南科技职业学院论坛
海南医学院论坛
海南师范大学论坛
海南软件职业学院论坛
琼州学院论坛
海南大学论坛
河北大学论坛
河北农业大学论坛
河北工程大学论坛
河北医科大学论坛
河北师范大学论坛
河北科技大学论坛
河北工业大学论坛
河北经贸大学论坛
河北理工大学论坛
唐山大学论坛
石家庄经济学院论坛
唐山师范学院论坛
燕山大学论坛
河南科技大学论坛
河南农业大学论坛
河南师范大学论坛
河南大学论坛
黄河科技学院论坛
河南工程学院论坛
河南中医学院论坛
河南理工大学论坛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论坛
洛阳理工学院论坛
南阳师范学院论坛
郑州大学论坛
郑州轻工业学院论坛
哈尔滨商业大学论坛
黑龙江科技大学论坛
黑龙江中医药学院论坛
哈尔滨工程大学论坛
哈尔滨医科大学论坛
哈尔滨师范大学论坛
哈尔滨学院论坛
哈尔滨理工大学论坛
东北农业大学论坛
东北林业大学论坛
东北石油大学论坛
齐齐哈尔大学论坛
黑龙江大学论坛
哈尔滨工业大学 论坛
华中师范大学 论坛
中国地质大学 论坛
汉口学院论坛
湖北师范学院论坛
湖北经济学院论坛
湖北工业大学论坛
湖北中医药大学 论坛
湖北美术学院论坛
湖北汽车工业学院论坛
湖北大学论坛
湖北民族学院论坛
华中科技大学 论坛
华中农业大学论坛
江汉大学论坛
中南民族大学论坛
武汉音乐学院 论坛
武汉工业学院论坛
武汉大学论坛
武汉理工大学论坛
武汉体院学院论坛
武汉工程大学 论坛
武汉工商学院论坛
武汉纺织大学论坛
武汉科技大学论坛
武昌理工学院论坛
长江大学论坛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论坛
长沙学院论坛
中南大学论坛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论坛
长沙理工大学论坛
湖南农业大学论坛
湖南工程学院论坛
湖南师大论坛
湖南商学院论坛
湖南科技大学论坛
湖南文理学院论坛
湖南中医药大学论坛
湖南工业大学论坛
衡阳师范学院论坛
吉首大学论坛
国防科技大学论坛
南华大学论坛
湖南大学论坛
湘潭大学论坛
长春工程大学论坛
长春大学论坛
长春工业大学论坛
长春理工大学论坛
吉林农业大学论坛
吉林建筑工程学院论坛
吉林大学论坛
东北电力大学论坛
东北师范大学论坛
延边大学论坛
中国矿业大学(徐州)论坛
常州大学论坛
河海大学论坛
淮阴工学院论坛
淮阴师范学院论坛
江苏师范大学论坛
江苏科技大学论坛
南京审计学院论坛
南京体育学院论坛
南京农业大学论坛
南京林业大学论坛
南京工程学院论坛
南京医科大学论坛
南京师范大学论坛
南京财经大学论坛
南京邮电大学论坛
南京理工大学论坛
南京工业大学论坛
南京晓庄学院论坛
南京中医药大学论坛
南通大学论坛
南京艺术学院论坛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论坛
苏州工艺美术学院论坛
东南大学论坛
苏州工业学院论坛
苏州大学论坛
江南大学 论坛
江苏大学论坛
苏州科技学院论坛
南京大学论坛
盐城工业学院论坛
扬州职业大学论坛
扬州大学 论坛
东华理工大学论坛
华东交通大学论坛
景德镇陶瓷学院论坛
九江学院论坛
江西师范大学论坛
江西财经论坛
江西理工大学论坛
江西科技学院论坛
南昌航空大学论坛
南昌大学论坛
南昌理工学院论坛
井冈山大学论坛
新余学院论坛
宜春学院论坛
大连医科大学论坛
大连交通大学论坛
大连海事论坛
大连工业大学论坛
大连大学论坛
大连外国语学院论坛
大连理工大学论坛
大连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东北财经大学论坛
鲁迅美术学院论坛
辽宁广告职业学院论坛
辽宁工业大学论坛
辽宁师范大学论坛
辽宁工程技术大学论坛
辽宁大学论坛
辽宁中医院大学论坛
辽宁对外经贸学院论坛
辽宁科技大学论坛
东北大学论坛
沈阳航空航天大学论坛
沈阳工程学院论坛
沈阳建筑大学论坛
沈阳工业大学论坛
沈阳农业大学论坛
沈阳音乐学院论坛
沈阳理工大学论坛
沈阳医学院论坛
沈阳师范大学论坛
沈阳药科大学论坛
沈阳大学论坛
沈阳化工大学论坛
内蒙古农业大学论坛
内蒙古电子信息学院论坛
内蒙古财经学院论坛
内蒙古化工职业学院论坛
内蒙古机电学院论坛
内蒙古医学院论坛
内蒙古师范大学论坛
内蒙古大学论坛
内蒙古工业大学论坛
内蒙古商贸职业学院论坛
北方民族大学论坛
宁夏大学论坛
聊城大学论坛
鲁东大学论坛
临沂大学论坛
中国海洋大学论坛
青岛农业大学论坛
青岛理工大学论坛
青岛大学论坛
曲阜师范大学论坛
青海师范大学论坛
齐鲁师范学院论坛
齐鲁工业大学论坛
青岛远洋船员学院论坛
青岛科技大学论坛
山东农业大学论坛
山东艺术学院论坛
山东城建学院论坛
山东交通学院论坛
山东建筑大学论坛
山东师范大学论坛
山东警察学院论坛
山东大学 论坛
山东财经大学论坛
山东科技大学论坛
山东理工大学论坛
山东政法学院论坛
山东中医药大学论坛
山东工商学院论坛
济南大学论坛
烟台大学论坛
中北大学论坛
山西建筑职业学院论坛
山西农业大学论坛
山西医科大学论坛
山西大学论坛
山西财经大学论坛
山西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太原工业学院论坛
太原师范学院论坛
太原科技大学论坛
太原理工大学论坛
宝鸡文理学院论坛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论坛
西北工业大学 论坛
西北大学论坛
西北政法大学论坛
西安思源学院论坛
陕西师范大学论坛
陕西科技大学论坛
陕西中医药大学论坛
西安音乐学院论坛
西安美术学院论坛
长安大学论坛
西安外事学院论坛
西安工业大学论坛
西安财经学院论坛
西安理工大学论坛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西安欧亚学院论坛
西京学院论坛
西安外国语大学论坛
西安邮电学院论坛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论坛
西安交通大学论坛
西安工程大学论坛
西安石油大学论坛
西安科技大学论坛
延安大学论坛
上海震旦学院论坛
东华大学论坛
华东师范大学论坛
华东政法大学论坛
华东理工大学论坛
上海东海学院论坛
上海建桥学院论坛
上海立信会计学院论坛
上海杉达学院论坛
上海商学院论坛
上海电机学院论坛
上海海关学院论坛
上海音乐学院论坛
上海金融学院论坛
上海电力学院论坛
上海外国语大学论坛
上海旅游专科学校论坛
上海海事大学论坛
上海师范大学论坛
上海海洋大学论坛
上海科技大学论坛
上海大学论坛
上海城建学院论坛
上海财经大学论坛
上海政法大学论坛
上海中医药大学论坛
上海应用技术学院论坛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论坛
上海第二工业大学论坛
上海戏剧学院论坛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论坛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论坛
上海健康医学院论坛
上海体育学院论坛
天华学院论坛
上海理工大学论坛
复旦大学论坛
上海交通大学 论坛
同济大学论坛
成都艺术职业学院论坛
成都文理学院论坛
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成都师范学院论坛
成都农业科技职业学院论坛
成都体育学院论坛
成都纺织专科学校论坛
成都工业学院论坛
成都学院论坛
成都理工大学论坛
成都医学院论坛
成都信息工程学院论坛
西华师范大学论坛
锦城学院论坛
乐山师范学院论坛
泸州医学院论坛
绵阳师范学院论坛
内江师范学院论坛
川北医学院论坛
四川建筑学院论坛
四川音乐学院论坛
四川美术学院论坛
四川传媒学院论坛
四川警察学院论坛
四川工商学院论坛
四川旅游学院论坛
锦江学院论坛
四川民族学院论坛
四川农业大学论坛
四川师范大学论坛
四川工业科技学院论坛
四川邮电学院论坛
四川文理学院论坛
四川文化艺术学院论坛
四川理工学院论坛
四川水利职业学院论坛
西南医科大学论坛
西南民族大学论坛
西南科技大学论坛
成都中医药大学论坛
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西南财经大学论坛
西南石油大学论坛
西南交通大学论坛
四川大学论坛
西华大学论坛
宜宾职业学院论坛
宜宾学院论坛
四川影视学院论坛
中国民航大学论坛
天津美术学院论坛
天津农学院论坛
天津音乐学院论坛
天津商业大学论坛
天津外国语大学论坛
天津医科大学论坛
天津师范大学论坛
天津工业大学论坛
天津城市建设大学论坛
天津财经大学论坛
天津体育学院论坛
天津理工大学论坛
天津中医药大学论坛
天津科技大学论坛
南开大学 论坛
天津大学 论坛
香港大学论坛
石河子大学论坛
新疆医科大学论坛
新疆财经大学论坛
昆明医科大学论坛
昆明理工大学论坛
云南农业大学论坛
云南民族大学论坛
云南大学论坛
云南财经大学论坛
玉溪师范学院论坛
中国美术学院论坛
中国计量学院论坛
杭州电子科技大学论坛
杭州师范大学论坛
杭州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宁波大学论坛
宁波理工学院论坛
温州大学论坛
浙江农林大学论坛
浙江中医药大学论坛
浙江工商大学论坛
浙江外国语学院论坛
浙江经贸学院论坛
浙江师范大学论坛
浙江海洋学院论坛
浙江树人大学论坛
浙江大学论坛
浙江工业大学论坛
浙江水利水电学院论坛
浙江理工大学论坛
浙江财经学院论坛
浙江传媒学院论坛
浙江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通信学院论坛
重庆电子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电力高专论坛
重庆工业职业学院论坛
重庆警察学院论坛
重庆房地产学院论坛
重庆工商大学融智学院论坛
重庆三峡学院论坛
重庆工商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大学城市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第二师范学院论坛
重庆科技学院论坛
重庆理工大学论坛
重庆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论坛
重庆医药学院论坛
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论坛
重庆后勤工程学院论坛
四川外国语大学论坛
第三军医大学论坛
重庆交通大学论坛
重庆大学论坛
重庆师范大学论坛
重庆工商大学论坛
重庆邮电大学论坛
西南政法大学 论坛
重庆医科大学论坛
西南大学论坛
长江师范学院论坛
家庭车论坛
考研论坛论坛
论文网论坛
留学去论坛论坛
个个游论坛
觅优工作网论坛
大学综合信息网
手机访问本页请
扫描左边二维码
         本网站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为网友上传,若存在版权问题或是相关责任请联系站长!
站长电话:0898-66661599    站长联系QQ:7123767   myubbs.com
         站长微信:7123767
请扫描右边二维码
www.myubbs.com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北京林业大学登峰论坛 ( 琼ICP备10001196号-2 )

GMT+8, 2019-12-8 19:07 , Processed in 0.78665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高考信息网 X3.3

© 2001-2013 大学排名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